是谁把褚时健捧上了神坛?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

浏览次数: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日期:2022-12-08

  有这么一个人,是一个大型国企的一把手,在这个国企说一不二。在九十年代的时候,贪污受贿上千万,他的妻子、女儿也随之同流合污,在试图带着赃款潜逃的时候,被及时抓获,被判处无期徒刑 ;

  有这么一个人,从五十年代开始就扮演着“救火队长”的角色,能力十分突出,只要哪个厂子要倒闭了,就把他调任过去,最少一年,长则三年,他必定让这个厂子扭亏为盈,起死回生。

  还有这么一个人,从“烟草大王”沦为阶下囚后,七十多岁开始再次创业,靠种橙子成为“中国橙王”,王石奉其为标榜,柳传志视其为偶像,马云把他看作是英雄一般的人物。

  首先,毫无疑问,褚老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物,抛开其他因素暂且不谈,我很佩服他身上那股子不服输的精神。

  蹲了大牢,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花甲年龄,百分之九十八的人估计都选择认命,余生也就了了。

  褚时健出生于云南一个农民家庭,早年间参军入伍,在云南边纵游击队第二支队14团,担任九连的指导员。

  军人出身的褚时健,身上有着一股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,他的能力很强,敢打敢拼。

  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,先后担任过曼蚌糖厂和戛洒糖厂的厂长,这两个糖厂在他去之前,就已经是处于倒闭的边缘了。

  褚时健接手后,仅仅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,就盘活这一盘乱棋,让整个厂子都活了过来。

  当时的玉溪卷烟厂也是在倒闭的边缘,工人们的每个月的工资也就三十多元,就这点钱每个月都不一定能拿得出来。

  工人们居住的环境也十分糟糕,就在厂区里面,一间只有十几平方的屋子里,挤着一家三代人五、六口子人。

  褚时健一到任,也不听别人的汇报,就这么在厂子里转悠,看到如此光景,也不禁紧皱眉头,摇着头。

  好在他是上过战场,吃过烽烟的人,要是看到这点困难就缩头了,这可不是他的作风。

  带过兵的他知道,当下最重要的是收拢已经涣散的“军心”,心不定,做啥都不行。

  在七十年代,褚时健就敢于用整个厂子做抵押,得到资金后,他先盖了一栋崭新的员工宿舍楼。

  随后就是更换老设备,淘汰一些食古不化,占据着位置不愿意改变现状的人,然后再引进一些懂技术、有知识的优秀人才。

  短短三年,这盘臭棋就被他给盘活了,整个烟厂的税利增幅上涨了31.52%!

  1979年10月,他担任玉溪卷烟厂厂长;八年后,也就是1987年,玉溪卷烟厂一跃成为中国同行业的执牛耳者。

  到了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,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同行业的老大,在世界同行业的排名里,位列第三。

  仅仅是在1994年,这一年玉溪卷烟厂一年所上缴的税额,就高达87亿,这是什么概念?这相当于是200多个中等县级一年财政收入的总和!

  也怪不得当时领导来视察的时候,也不无感慨道:“你这哪是在生产卷烟,你这是在印真金白银嘛!”

  可能有人会产生疑惑,褚时健是烟厂的一把手,肯定不缺钱,为何还要贪污,拿别人的钱呢?

  还真别说,别看当时他顶着“烟厂大王”的名号,其实工资也就比一般工人要高一点而已,他在任18年的个人总收入还不到一百万。

  一方面创造了巨大的财富,做出了巨大的贡献;另一方面,荣誉有了,但是在个人收入上却没有太大的体现。

  人毕竟是要活着吃饭的,况且当时只要能搭上他这个烟厂的人,拿到玉溪烟厂出厂的烟,即便之前是个穷小子,拿出去倒腾一下,立马就能一夜之间暴富。

  写到这里的时候,我也曾扪心自问过,要换做是我的话,会不会也觉得不公平,然后伸手去拿不该拿的钱呢?

  想来想去,多半、大概率我也会犯错误的,修心,修心,修炼了大半辈子,还是抵不过一张纸的诱惑。

  在当时的烟厂里,褚时健就是“皇帝”,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物,权力一旦失去管辖,堕落是迟早的事了。

  这些苍蝇们直接砸钱过来,褚时健只能抵挡一次,两次,三次;最终沦陷在第四次,洪水闸门一开,剩下的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了。

  在接受审判的时候,查明他总共伸手拿了174万美元,这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事,那可是一笔巨款了。

  褚时健的妻子马静芬,和女儿褚映群也不是省油的灯,马静芬伸手拿了150多万,还有不少贵重的首饰;女儿更狠,总的拿了差不多3700万,在九十年代,这可真线多岁的褚时健即将卸任。

  他知道自己在卸任后,失去了平台带来的权利,这一走就是人走茶凉,什么利益都和他无关了。

  于是,他把副厂长和总会计师也拉下了水,三个人私底下把300多万美元的公款给私分了,褚时健拿大头,他分得其中的174万美元。

  其实,这时候早就有人盯上了他,褚时健也知道自己一家子人,拿了这么多钱,能做到天不知地不晓,那是痴人说梦。

  其实,当初在抓捕褚时健的时候,也有人觉得他功劳搁那摆着;而且于情来说,确实是人家的工资待遇没跟上,换作是谁都会心理不平衡的。

  出狱后的褚时健闲不住,2002年他筹到一千万,在哀牢山承包了一片荒山,面积为2400亩,在山上种起了橙子,这一年他已经75岁了。

  当然,在这里我就不说他种橙子时候,具体的励志经历了,这些具体的细节,也差不多是千篇一律的。

  这意思就很明白了,不是“你种,我收”,即使是在2008年,全国的橙子大量上市,出现滞销,这都和“褚橙”没有关系。

  因为会有人来收购,把“褚橙”当作公司福利发放,而收购价格也高出市场价,这样的操作,褚时健能不成功吗?

  2012年,褚时健在哀牢山种下橙子的第十个年头,他的橙子首次大规模地涌进了北京市场,这背后,没有资本关系网的助推,我是不信的。

  褚时健让我佩服的除了他身上那股子坚韧不拔,打不倒的精神之外,还有就是他的谋略。

  他得势的时候,给自己编织了一张利益关系网;他也生逢其时,出狱后的他,赶上了商业至上的年代,当年编织的那张网,如今给了他回馈。

  褚时健很冤吗?他一点都不冤,现在的媒体营销号,很多都自动过滤了他当年贪污受贿的事实,而放大了他身上那股坚韧不拔的精神。

  他们哀其不幸,仿佛是国家亏待了这个老人,可事实上却是,他贪污受贿的数额,吃个枪子都不为过,被判处无期徒刑,最后也只是坐了两年多牢而已。

  这些背后资本之所以追捧,就是要树立一个典型,一个被体制击败,而又死而复生的典型。

  于是乎,就把一个犯过罪的企业家,洗白成了一个生不逢时的英雄!这就滑天下之大稽!

  再次声明,我不针对褚老,是人都会犯错,褚老就是一个平凡的人,一个坚韧不拔、不向生活低头的人。

 

Copyright 2017 利来首页w66 All Rights Reserved